內容來自hexun新聞

國傢高新區三次創業成都樣本未來3年產業倍增

一幅經濟社會領域的重大變革與創新藍圖正在成都高新區悄然描繪。“當前我們正處於全球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的前夕,這為高新區發展提供瞭迎頭趕上的歷史機遇。”10月29日,中共成都市委常委、成都高新區黨工委書記劉超向《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描繪瞭三次創業的藍圖:將著力把成都高新區打造為高端產業集中區、高端人才集聚區、自主創新示范區、改革開放模范區和文明和諧首善區,並以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為支撐,力爭到2020年實現產業增加值超過3000億元,工業總產值超過10000億元,將成都高新區基本建成世界一流高科技園區。成都高新區新聞發言人、發展策劃局局長湯繼強在近日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萬億產業園區是經過嚴格測算得出的,這還是一個比較保守的數字。”上述說法的基礎之一是成都高新區已有的產業基礎和企業入駐情況。截至2012年底,成都高新區內累計入駐各類企業4萬多傢,其中外商投資企業1000多傢,世界500強及國際知名企業120餘傢,高新技術企業515傢,科技型中小企業超過3000傢。上述各類企業在2012年為成都高新區貢獻瞭2230億元的工業總產值,使該區成為四川省首個2000億元工業園區。然而,同是2012年,北京中關村(000931,股吧)國傢自主創新示范區內14929個企業貢獻瞭高達6494.7億元的工業總產值。“和國內外先進的高新區相比,我們還是有差距的。”劉超坦承。鑒於此,成都高新區在全國首次系統地提出三次創業方案,但三次創業的意義不僅限於成都高新區自身。今年10月中旬,科技部火炬中心常務副主任張志宏在成都高新區實地調研後表示,成都高新區恰逢其時地提出要進行三次創業,以創新驅動引領高新區的新一輪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對全國高新區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借鑒和示范作用。近日,中央一份文件指出要堅決糾正“唯GDP用幹部”的問題。在劉超的構想中,要實現三次創業藍圖,經濟發展絕非唯一目標,與之相匹配的是內部考核體系亦有可能進行調整。例如,研發經費支出占比、社會發展能力等指標將可能被納入考核之列。“這是一場靜悄悄的革命。”成都高新區一位官員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此表示。1990年,成都高新區的產業增加值為1990萬元,到2012年,這一數字已達878.9億元,而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速逾30%,工業總產值為2230億元。2012年,成都高新綜合保稅區實現進出口總額260億美元,增幅41.1%,居綜合保稅區全國第三、中西部第一。數據顯示,近年來國傢高新區整體表現不俗:2012年,國傢高新區達105個,工業增加值占全國的14.5%,企業研發支出、技術合同成交額占全國比重和新產品銷售收入占高新區總收入比重均超過1/3,獲得的專利授權量占全國企業專利總數的50%。然而,近年來國傢高新區也集體遭遇瞭“成長的煩惱”。從國際形勢來看,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發達國傢紛紛提出以振興制造業和發展新興產業為核心的“再工業化”戰略,全球經濟分工正重新定位,經濟發展模式也在發生變化。一部分跨國公司制造企業向發達國傢本土回流,另一部分制造企業或制造環節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發展中國傢或地區轉移。成績單下的隱憂“近年來,成都高新區在全球經濟中的參與度不斷加深,同時不可避免地受到世界經濟調整變化的影響。”成都高新區三次創業藍圖的總設計者—成都市委常委、成都高新區黨工委書記劉超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時坦言。在劉超看來,包括成都高新區在內的我國外向型經濟依賴程度較高的地區,都受到上述因素影響,在推進開放合作、引進高端產業項目投資以及對外貿易等方面都面臨諸多新的不確定性。成都高新區新聞發言人、發展策劃局局長湯繼強全程參與瞭三次創業方案的制定,他對記者表示:一個區域、一個企業、一個團隊,以守成心態做事,可能越做越沒落,因此要以創業心態面對區域發展、在發展中解決問題,才能不斷提升增量、擴大存量。“這些年來我們確實培養出瞭不少優秀企業,但缺乏像華為、聯想那樣的行業領軍企業。”劉超表示。“高新區發展已進入一個新的轉折點。”對於發達國傢 “再工業化”趨勢,長期研究區域經濟發展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秀山表示,中國高新區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在過去主要是吸引國外產業轉移,現在則是需要更多的自主創新。陳秀山還表示,國內新興產業技術與國外差距正在縮小,甚至某些方面已具備一定優勢,高新區在這一輪轉型升級中面臨機遇。“高新區集聚瞭大量的創新要素,湧現出大批有競爭力的企業和產業集群,是實現創新驅動、科學發展的先行區域。”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楊躍承此前曾對媒體表示,現在高新區所面臨的功能升級主要是從創造供給到創造需求,即從工業化功能到城市化功能的提升。“創新是一個永無止境的寂寞的長跑。”中國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協會理事長張景安此前曾對媒體表示,隻要與時俱進,未來也可以創造新的開發模式。密集調研催生萬億產業園區構想據悉,早在2013年3月,成都高新區即已萌生三次創業的想法,是全國首個從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系統提出三次創業方案的高新區。在劉超的構想中,企業應該是三次創業的主體,因此需要點燃企業創業激情。“一個個部門地聽,一傢傢企業、一個個街道地跑。前前後後45天左右,估算有200多個點位的密集調研。”湯繼強表示。在湯繼強看來,成都高新區三次創業的相關調研,已涉及成都高新區的每一根“毛細血管”。此後,有關三次創業的規劃又在專題研究基礎上提出瞭七大產業集群,即下一代信息網絡、電子核心基礎、高端軟件和新興信息服務、生物醫藥、生物醫學工程、航空裝備、先進環保。同時,加快發展以金融業、商業服務業“兩大特色產業”為重點的生產性服務業。“這個規劃是非常慎重、非常認真的,力求科學。”劉超如此表示。10月中旬,成都高新區三次創業藍圖甫一出爐,便引發多方關註。相關專傢認為,規劃既有定性目標,又有定量目標。從定性目標來看,成都高新區要力爭到2020年基本建成世界一流高科技園區;在定量目標上,要通過“三步走”,到2020年建成“萬億產業園區”。“經過嚴格測算,這個目標完全可以達成,萬億還是比較保守的一個數字。”湯繼強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成都高新區現有4萬傢企業,很多企業早就過瞭苗圃期,已處於成長期,有著旺盛的生命力。值得註意的是,從規劃來看,萬億產業園並非一蹴而就,而是通過“三步走”來實現的:到2015年,成都高新區將率先在全市實現產業倍增目標;到2017年,產業增加值和工業總產值比2013年翻一番;到2020年,最終基本建成“萬億產業園區”,力爭實現產業增加值和工業總產值在2015年基礎上再翻一番。湯繼強對記者算瞭一筆賬:2015年,成都高新區要率先在成都實現產業倍增,那麼今後三年GDP年均增速需達19%,而這一數據自2001年以來均超過25%,工業增加值增長率則達到30%;接下來以2017年、2020年為節點的兩個階段,增速隻要分別能達17%和16%,就能達到“三步走”目標。抓住科技創新“牛鼻子”在成都高新區科技局局長林濤看來,三次創業計劃中的一些指標定得“非常高”,例如,要求研發經費支出占銷售收入比例要達8%,而目前成都高新區這一指標尚不足3%。林濤表示,盡管任務艱巨,但必須迎難而上,因為“抓住8%的研發經費支出指標,相當於抓住瞭創新的牛鼻子。沒有投入,談何創新?”為實現眾多極具挑戰性的創新指標,成都高新區三次創業推出環環相扣的四大創新工程:企業創新主體培育工程、科技創新服務體系建設工程、科技金融創新工程和人才強區工程。據瞭解,2013年,成都高新區經國傢知識產權局批準確定為“國傢知識產權示范園區”。2012年,成都高新區專利申請總量達到11155件,首次突破1萬件大關,其中發明專利申請4042件,企業專利申請9645件,同比增長40.9%和48.2%。 值得關註的是,新興產業集群的知識產權水平在成都高新區不斷提升,2012年,移動互聯網產業集群專利申請近2500件,物聯網相關企業申請專利1100多件,近三年年均增幅超過50%。近年來,成都高新區人才聚集呈現加速態勢。截至2012年底,成都高新區人才總量達22.8萬人,累計引進的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695人,創辦企業510傢,聚集國傢“千人計劃”14人、四川省“百人計劃”56人、“成都人才計劃”74人、成都高新區“125計劃”106人以及省級頂尖團隊4個、市級頂尖團隊4個,常年保持在孵企業2000餘傢。劉超表示,“內生式”增長已經成為支撐成都高新區產業發展的一大引擎,下一步成都高新區將堅持把“創新驅動”作為建設世界一流高科技園區的根本動力,通過“四大創新工程”,率先將經濟發展轉到依靠科技進步、創新驅動上來。內生式增長下的招商路徑之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在三次創業方案中,創新驅動、內生式增長等關鍵詞被反復提及。業內人士認為,內生式增長已成支撐成都高新區產業發展的一大引擎。成都高新區如今已聚集數千傢有核心競爭力、有核心產品的科技型企業紮根,科技創新型企業成為成都高新區產業發展的重要動力源(600405,股吧)泉。“引進一個人才,壯大一個產業。”湯繼強感慨道,近年來成都高新區人才聚集呈現加速態勢,每年新引進留學回國和博士創業人員超過100名,新增外國專傢超過200名,新引進的中高端人才超過1萬名。“跟隨成都高新區一起成長,把握新機會,成為更有競爭力的領軍企業。”奧泰醫療系統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鄒學明對成都高新區三次創業非常關註,並希望能在三次創業過程中讓自己的公司提升一個檔次。而成都高新區也將實現萬億產業園區的期待寄望於像奧泰醫療這樣的科技型企業帶來的內生增長之上。在成都高新區三次創業提出創新驅動和內生式增長路徑之下,傳統的招商引資模式也將面臨變革。內生式的自主創新增長和外延式招商引資增長,是實現經濟發展的兩條根本途徑,但不少人往往將兩者對立起來。在劉超看來,兩者並不矛盾,在招商引資過程中也可以實現轉方式、調結構,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而自主創新也絕不是關起門來搞創新,要加強國際交流、在開放中推動自主創新。“更專業化的招商勢在必行。”成都高新區投資服務局局長李偉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道。10月29日,在接受采訪前,李偉一直在和企業會談,“一上午接待瞭好幾撥客人,大傢投資熱情很高。”據他介紹,成都高新區將圍繞著重點產業,實施集群招商、專業招商和強鏈、補鏈招商。李偉表示,他正在逐一梳理成都高新區現有產業鏈:某些產業鏈需補鏈招商;某些產業鏈則需進行強鏈招商。李偉舉瞭個例子,“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我們前端、中端都有瞭,但是最後要落實到終端產品,比如智能手機,這就是我們缺的,就需要補鏈招商。”李偉告訴記者,經測算,成都高新區每年新引進的企業要貢獻200億產值,才能夠和三次創業要求的增速相匹配。據瞭解,面臨新的招商要求,領銜成都高新區招商工作的投資服務局也將出現變革。職能定位、機構設置、政策體系、招商策略等多個方面都正在調整。“比如,投資服務局以往是按內資、外資來劃分部門,接下來要改成按產業來劃分,把整個鏈條打通。”李偉表示,“我們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政府部門,要當成一個銷售團隊,而且還是專業的銷售團隊。”產城融合樣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迅速行動起來的不止招商部門,其他部門也紛紛進行轉型升級。成都高新區規劃建設局局長鄭小明用瞭八個字來概括三次創業對城市建設提出的總要求:“提質升位、轉型升級”。他表示,之後“將更加突出"專業化園區工程"。”據瞭解,包括生物醫藥園、下一代信息網絡產業園、航空裝備產業園等在內的專業產業園區,策劃和規劃工作已進入成都高新區2014年工作日程,將“為高端產業發展和區域自主創新提供載體支撐,為高端人才集聚和社會文明和諧打造硬件環境。”鄭小明告訴記者,規劃建設工作的大前提是產城融合、四態合一(形態、業態、文態和生態有機融合)。他希望,未來人們談到成都高新區的印象不再是廠房林立,而是宜居宜業的國際化現代化新城區。是園區,也是城市。隨著三次創業的推進,成都高新區產城融合之路也將再次升級。新川創新科技園被視為新一輪產城融合的標桿和典范,該園區由中新雙方合資組建的中新(成都)創新科技園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新公司)進行整體規劃、開發,預計總投資人民幣1000億元。曾在沿海地區上市公司任CEO的崔偉受邀來蓉執掌中新公司。“新川創新科技園是我最好的實驗室。”作為職業經理人,崔偉將新川創新科技園當做一個城市來經營。他曾親身經歷深圳20多年來城鎮化變遷,深知利弊在何處,“新川的建設不能浪費資源,絕不能幹拆瞭再建的事情。”崔偉在強調園區運作公司化治理、控制成本保證收益的同時,最看重的還是園區產城一體的關鍵—就業。新川科技園規劃居住人口12萬人,而就業人口達12萬~15萬人,他希望用8年時間,在上述10.34平方公裡的土地上實現新型城市化理想。據瞭解,目前該園區已投入21.3億元建設資金,園區用地規劃目標是:實現產業發展、城市功能和生態環境的有機融合。園區開發用地和非開發用地按1:1的比例進行劃分;其中,開發用地中產業、居住、商業形成5:3:2的用地比例,非開發用地中公共配套、綠地、道路形成1:2:2的用地比例。與三次創業節奏一致,2020年,新川科技園的建成將成為成都高新天府新城全面建成的標志。“新區改變中國”20多年來,中國的高新區在充當經濟發展引擎的同時,亦面臨諸多掣肘。今年初,科技部印發的《國傢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十二五”發展規劃綱要》中就列舉出國內高新區所面臨的難題:自主創新能力不強,特別是能夠引領產業發展的原始性創新和集成創新成果不夠多;高新技術產業競爭力偏弱,真正處於高端和全球主導權的產業偏少……目前,中國經濟發展奇跡已進入提質增效“第二季”,那麼高新區作為引擎的動力又來自哪裡?“看一個高新區是不是有競爭力、發展潛力大不大,關鍵是看能不能把"高"和"新"兩篇文章做實做好。高新區要擇優引入企業和項目,不能裝進籃子都是"菜"。”在轉型關鍵期,對於國傢高新區未來發展,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傢主席習近平寄予厚望。陳秀山在接受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高新區是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一個重要空間載體,是國傢經濟轉型的前沿,高新區承擔著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的功能。而高新區的發展也不再隻是自己的發展,陳秀山說,高新區過去是產業聚集,現在要擴散,要帶動周邊地區轉型,“這是一個歷史的新任務。”而湯繼強早在2011年底就提出一個觀點:“新區改變中國”。那麼,是什麼力量在支撐新區的快速增長?據瞭解,目前,國傢高新區有105個,而各種類型的經開區、新區以及一些省部級和省級以下的工業園區更不勝枚舉。“有些區域的高新區對所在城市貢獻率超過30%。”湯繼強認為,相對於其他區域而言,高新區更具創新活力和能力,且資源配置更優化。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離不開新區的貢獻,新區改變瞭中國經濟結構,承擔著中國綜合改革試點的重任。在國內率先提出三次創業的成都高新區不僅承擔著為中國經濟轉型探路的國傢使命,還肩負著啟動西部經濟崛起引擎的歷史任務。今年8月,李克強總理表示,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的回旋餘地在中西部,“西部大開發在區域協調發展總體格局中具有優先位置”。如果說中國經濟最大的回旋餘地在中西部,那麼成都則扮演著西部經濟核心增長極的角色。“過去的經濟重心都是沿大江大海的城市,因為海運能吞吐大量的商品,現在重量輕、價值高的商品漸成消費主體,進出這樣的商品更依賴航空。”經濟學傢茅於軾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此表示。而成都通過打造“中國航空第四城”,大力完善交通環境,在西部幾個城市的競跑中已獲先機。今年4月26日,被譽為“中國到歐洲最快鐵路貨運線”的 “蓉歐快鐵”開通運行,這條新的國際鐵路同已開通運行的“渝新歐”鐵路被認為將徹底改變中國西部進出口貿易“一江春水向東流”的物流格局,成為連接亞歐大陸,輻射和串聯中國西部的“大動脈”,架起瞭中歐“新絲綢之路”,讓中國西南成為南線亞歐大陸橋的新起點。“蓉歐快鐵”是目前國內到歐洲最快的鐵路貨運班列,成都周邊以及西南地區的貨物不論是成列、成組、拼箱,最快12天抵達9826公裡外的波蘭羅茲,之後可在1至3天內通過歐洲鐵路或公路網絡快速分撥至歐洲任何地方。這對成都高新區的企業而言無疑又插上瞭一雙騰飛的“翅膀”。

新聞來源http://news.he基隆市房屋融資xun.com/2013-11-08/159482389.html

汽車貸款人一定要有駕照嗎信貸年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ckmabe53 的頭像
mackmabe53

mackmabe53的部落格

mackmabe5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